当前位置: 主页 > 海洋能 > 河南武陟县企业违法排污 县环保局证明有毒固废能当肥料 举报人被

河南武陟县企业违法排污 县环保局证明有毒固废能当肥料 举报人被

发布时间:2018-05-10 点击:河南固废处理
  

  2017年 5月 5日,这一天是立夏。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嘉应观附近,马上的运输车时而掀起扬尘,空气显得十分浑浊。远处的高铁轨道和岗哨楼之后,距离面两米多的田地里随风起着麦浪。在绿油油的麦田中间,有一处特别扎眼--麦子枯黄、萎缩。

  环保志愿者张文奇拍摄于 2015年的照片显示,枯的麦子底下被填埋了大量蓝黑色固体废物,堆积在超过 500米长的深沟里。张文奇称被填埋的固废是麦田附近的广源纸业生产的废渣,主要成分是能够致癌的苯胺类化合物。他说,在环保部门检查之前,广源纸业曾出动几十辆土方车转移、清理。

  其后,环保部华北环保督查中心进行现场调查。通报显示,广源纸业污泥承运人马臣平私自将 50立方米污泥倾倒至废弃土坑内。由此,广源纸业被罚款两万元。武陟县环保局亦出具证明,填埋物属于广源纸业生产有机肥的造纸污泥。广源纸业及厂区内的另一企业智辉科技公司称,车间生产未对周围造成污染。

  那缘何麦子会枯?武陟县环保局局长黄保民称,如今难免还存在影响,要找农业专家分析,才能明确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麦子枯。

  2014年 7月,环保志愿者张文奇发现 广源纸业生产化学品、以及有严重的毒废气直排、毒废水地下渗透、毒废渣在广源厂区内深埋 等严重环保违法行为,于是开始举报之。

  张文奇给焦作市武陟县的 市长信箱 匿名发了一封信,称自己是广源纸业的内部员工。他在信里写道:广源纸业厂区内一家新建染料车间就地埋有五、六个罐装苯类品,有爆炸隐患。且广源纸业并无完善的排污设备,致使有毒废气直排、废水地下渗透、废渣直接填埋在厂区。在厂内挖了一个大坑,废纸脱墨和污水处理后的废料每天成车填埋,地下水源被污染后,厂里的工人都不喝这的地下水。总厂每天往这里送。

  奶牛场老板林辉说,广源纸业未将固废规范处置,而是直接填埋在厂区、农地,致使他的公司环评不过关。我们两家只有一墙之隔,隔壁堆了大量的废浆纸,臭气难闻,也不经过处理,直接拉走。

  焦作市武陟县的造纸产业在国内起步较早,曾是四大支柱产业之一。早在 90年代,武陟县分局了大量规模较小的造纸厂,由于生产技术落后,武陟县结构性污染矛盾突出,河流污染防治,污染反弹严重。

  工商资料显示,广源纸业成立于 2003年,注册资本 260万元。2010年资产重组后,被江河纸业收购,隶属江河纸业集团旗下分公司。江河纸业官网显示,河南省江河纸业有限责任公司是武陟县一家民营高科造纸企业,固定资产 13亿元,年生产能力 20万吨。另有河南南北纸业有限公司、河南江河生物质能热电有限公司、河南大指造纸装备集成工程有限公司、河南省武陟县广源纸业有限公司四家兄弟公司。

  从 90年代开始的污染,直到 2004年才逐渐得到武陟县的重视。当年,武陟县出台《武陟县 十五 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全面实施 关闭一批,搬迁一批,转产一批,治理一批 的 四个一批 工程。关闭了 73家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污染严重、治理无望的企业。

  整治之后,武陟县形成以江河纸业、广源纸业、西滑封造纸厂、恒星纸业为龙头的造纸企业。至此,武陟县年造纸产量由关停前的 9万吨增产到 20多万吨。

  广源纸业在当地的支持下,许多项目迅速投产。《武陟县 十二五 规划纲要》显示,江河纸业 20万吨纸等一批重大项目投产见效。此外,江河纸业年产 100万吨高档文化用纸扩建项目和广源纸业扩建年产 30万吨特种纸生产线项目随即被列入下一步的重点战略任务中。

  违法排污问题并未因此解决。随之而来的是广源纸业多年来屡次被通报、检查和关停。张文奇举报后,广源纸业被武陟县责令限期整改。武陟县公开回复称,确认广源纸业储存了氢气、甲醇等化学品。其后,县安监局两次责令补办安全评价手续。此外,广源纸业一造纸助剂车间涉未批先建。

  张文奇则继续举报污染问题。2015年 1月,焦作市环保局依法对广源纸业和建在厂区内的另一企业智辉科技分别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两家企业停止违法项目生产使用,限 3个月补办环评手续,分别罚款 30万元。

  谷歌历史地图上显示,厂区的一片空地的颜色一直在发生变化,却未有建设项目。张文奇的同事李进说,这正常吗?空地下到底有没有填埋废渣,隐患又有多少?

  2015年 4月 15日,张文奇偶然发现广源在用土方车运废渣,便开车尾随。随后看到土方车将废渣倾倒在水利武嘉灌区与郑焦铁交界的玉米地里。

  将有毒性的化学废渣倾倒在泄洪沟里危害极大,边上还是灌区,一旦随雨水流泻出去,将直接污染黄河。张文奇立刻举报,并拍照留存。该偷埋地点约 3米深、5米宽、长超过 500米,倾倒填埋了近千吨毒废物。

  就在张文奇举报后不久,广源纸业获知这一信息。在环保部门还未行动执法之前,广源纸业出动几十辆土方车对废渣进行转移和清理。尽管做了清理,但仍有大量有毒固废残留此处。2年后,这片土地上长出的都是枯的麦子。

  在张文奇的持续举报压力下,第二天,武陟县环保委员会对智辉科技、广源纸业造纸助剂项目实施断电。河南省环保厅也随之约谈武陟县、焦作市环保局、武陟县环保局。一个月后,环保部华北环保督查中心介入现场调查。

  此次调查却把上述倾倒废渣的行为归罪于个人。通报称,因污泥承运人马臣平私自将 50立方米污泥倾倒至武陟县嘉应观乡杨庄村西南约 1公里的废弃土坑内,仅仅对广源纸业被罚款两万元了事。

  武陟县环保局在后来出具的回复中佐证上述倾倒污泥确属广源纸业。回复中称,广源纸业造纸污泥以前全部经压板机挤压后制成纸板,近年来,纸板市场低迷萎缩,广源纸业筹建了有机肥厂,将产生的污泥作为原料生产有机肥。经焦作市监测站监测,造纸污泥中重金属含量均达到国家土壤质量标准。

  华北环保督查中心对广源纸业违法现场调查得出的结论称,调查发现广源纸业与其厂区内的智辉科技有限公司擅自处置固废,其中智辉科技无完善的污染防治设施。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网易自《知道》,广源与智辉结晶紫内酯工厂生产的废渣主要成分是苯胺类化合物,包括二甲基苯胺、氨基苯甲酸、二甲基甲酰胺、甲醇、甲苯等。其中苯胺类化合物对人体血液和内脏极大,能够致癌。除此之外,广源的再生纸工序中的染料,和加工过程中脱墨、脱色需用到的大量化工品,产生的废物具有性。

  根据 2016版《国家废物名录》,结晶紫内酯的废渣属 HW12类染料、涂料废物,特性为 T,即具备毒性,非特定行业具备易燃性。

  据《焦作日报》刊登的《督察组举报受理转办情况公示公告》,按照环评批复要求,智辉科技生产滤渣可送至江河纸业锅炉燃烧。

  化工厂废水处理的污泥一般也定为固废,因为不可避免含有有毒化工品的。上述业内人士指出,苯胺类固废含氮,锅炉燃烧后会产生毒性很大的一氧化氮和二氧化氮。这类固废应通常委托省内有资质的第三方处理单位,废物储存运输处理要三联单,全程GPS。处理固废的花销一般一年费用在 800-1000万左右。

  环保部门经过现场调查通报广源、智辉的污染项目已经停产。但张文奇依然看到工厂每天灯火通明,机器隆隆。张文奇称,广源怕有毒废渣运出去被发现,便直接填埋在厂区内。但是当地否认了这一点,他们称,广源和智辉生产项目已经停产。

  2016年 4月,环保部再次对广源纸业进行检查。此次检查发现智辉科技仍在生产,当场责令停产并拆除设备。当地环保局出具的证明称,此次广源纸业造纸助剂车间、智辉科技公司结晶紫内酯车间等主要生产设备已基本拆除到位,彻底了生产能力。

  同年 8月督查组的公示则与上述情况矛盾。焦作市人民官网《督察组举报受理转办情况公示公告(十五)》,在被部监察局、华北环保督查中心和河南省环保厅督办检查之后,广源纸业将染料厂搬迁到江河纸业的老工厂最后一排车间里继续生产,继续违法处置化工废渣,对外以生产造纸助剂为名,实际是生产化工染料,他们把生产废渣掺到煤里面烧掉,大量排放有毒气体。

  奶牛场老板林辉则佐证了这一说法,他称建在广源纸业厂区里面的两个化工厂确实一直在生产。检查的人来了就暂时停工,走了又继续生产。因为化工厂一停,整个造纸厂就得停。有一段时间,边陲几公里内都弥漫着特别难闻的味道。

  张文奇并未停止举报,部门在后来回复中出现了一家新企业名称--武陟科美特材料有限公司。回复称,年产 1000吨造纸辅料项目属允许类,于 2014年 12月通过发改委备案,建成投产于 2015年 1月 1日前,而且已经于 1月 30日公示。

  工商资料显示,武陟科美特材料有限公司的注册地为广源纸业厂区内。更诡异的是,工商登记显示武陟科美特材料有限公司于 2016年 11月 9日才成立。怎么可能在两年前就通过发改委备案了。张文奇说。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在正式注册的前一天就被环保部门列入环保违法建设项目。2016年 11月 2日,河南省环保厅联席焦作市环保局、武陟县、武陟县环保局等相关人员,专题研究广源纸业、江河纸业和智辉科技公司等 3家企业投诉问题。11月 8日,武陟县召开会议,将张文奇举报中所提的 位于广源纸业厂区内的染料车间 武陟科美特材料有限公司列入环保违法建设项目清理整改范围。

  广源纸业并未停止投资化工厂的步伐。同年 5月,焦作市江胜化工有限公司成立。工商资料显示,这家企业由广源纸业与位于湖南的亚帝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其中,亚帝公司认缴出资额 255万元,广源纸业认缴出资额 245万元。

  2017年 2月,两公司又合作成立了武陟县得通材料有限公司,出资比例、数额与江胜化工相同。注册地址为广源纸业院内,经营范围为结晶紫内酯、中间体(二甲氨基苯甲醛、间二甲氨基苯甲酸)的生产和销售。

  公开资料显示,湖南亚帝科技是湘乡市重点环保企业,曾被湘乡市环保局两次责令停产整改。其间企业曾擅自断断续续恢复生产。此后,关闭在湖南的工厂。此番在焦作成立化工厂,疑似转移地点重新生产。

  具有意味的是,广源纸业在制造污染的同时,其公司董事长多次获得节能减排领域的多个项。广源纸业所隶属的江河纸业集团,现任董事长为姜丰伟。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姜丰伟获全国造纸行业节能减排职工优秀技术一等,当年市评其为 2008年度安全生产先进工作者,第二年姜丰伟又被评为河南省节能减排竞赛标兵。此外,姜丰伟是河南省特种纸及关键造纸设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省级企业技术中心主任,十一届焦作市常委会委员。

  据公开报道,江河纸业原是一家濒临倒闭的红麻造纸厂。姜丰伟发起注册并成立江河纸业后,短短几年之内,公司跃居国内同类产品产能第 3位,连续两年获得武陟县 纳税功臣单位 、河南省 守合同重信用企业 ,2004年底被认定为河南省科技企业。

  2017年3月,上海某生化技术公司企业员工张文奇被河南省武陟县“跨省”,两度刑拘后被批准,并被武陟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犯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提起公诉,认为其“企业污染,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至今。

  在此之前数年,张文奇频繁前往武陟县出差。因工作关系,张文奇熟悉被举报的企业,并发现企业存在偷埋废料、造成地下水污染等问题,随后,他开始向各级环保部门举报。

  河南省监察网2016年文件显示,广源纸业、智辉科技有关负责人因企业违法生产污染问题被行政,武陟县环保局局长、主管副局长被教育。

  武陟县人民检察院的中称,张文奇举报三家企业的动机为“为获取利益”。张文奇的代理律师王振宇则认为,张文奇所在单位与被举报企业的关系,与张文奇的举报行为无关。

  近日,该案在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第二次开庭审理。与第一次庭审相比,武陟县人民检察院将原中对其中一家企业经济损失的认定从70余万元变更为82余万元,并提交了新的司法鉴定。

  4月18日,王振宇向澎湃新闻(介绍,此次庭审的核心争议围绕企业是否存在违法行为,以及这份新的企业经济损失司法鉴定展开。

  盈科律师事务所(广州)合伙人律师马锦林则评论认为,“举报行为从表面上看于企业的商誉,但真实的披露及监督有利于对企业及其产品的正确评价,有利于企业纠正自身的违法行为,不仅不是损害他人商誉的违法行为,而且还是对社会有益的行为”。

  马锦林认为,如企业认为其名誉权受损害,应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鉴于刑法的谦抑性,不应轻易追究举报人的刑事责任。焦作市环保局2015年文件显示,广源纸业、智辉科技在已被调查违法的情况下,仍未按要求取得环评审批手续,其中一项目仍生产。

  2017年3月23日,张文奇在上海被武陟县刑拘;4月28日,武陟县人民检察院认为“事实不清、不足”,不予。2017年5月2日,张文奇因涉嫌犯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再次被武陟县刑事;5月16日,经武陟县人民检察院批准,武陟县了张文奇。

  显示,自2014年7月起,张文奇曾多次使用虚假身份,向各级环保部门反映河南省焦作市武陟县3家企业(河南江河纸业股份有限公司、武陟县智辉科技有限公司、河南省武陟县广源纸业有限公司,以下分别简称“江河纸业”“智辉科技”“广源纸业”)“存在污染的违法行为”。

  称,2015年5月,张文奇同他人驾车到武陟县人民、武陟县税务局门口等地,十余份“致全体武陟县人民的”,“上述三家公司污染,其行为给三家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对此,张文奇的代理律师王振宇在庭审时共展示了8项,用以证明张文奇举报属实。环保督察组2016年举报受理转办情况公示(十五)显示,对于“武陟县江河纸业下属分厂--广源纸业院内的化工厂,两年来生产”等举报内容,经查明情况属实。

  澎湃新闻看到,这8项均为,分别来自于武陟县环保局、焦作市环保局、河南省环保厅、河南省监察总队、华北督查中心以及焦作市保障环保督查领导小组办公室。除一份系由局交予张文奇之外,其余均公开发布。

  这些文件提到,智辉科技和广源纸业均存在未经环评擅自建成投产、设置违法生产设施等情况,其中广源还存在未严格执行“三防”措施,导致固体废物扬散、流失、渗漏的情况,两家企业因此被处以罚金。文件的发布时间从2014年10月到2016年8月不等。

  此外,对于另一家企业江河纸业来说,尽管文件并未直接对其点名道姓,但一份名为《督察组举报受理转办情况公示公告(十五)》的文件显示,江河纸业与广源纸业有着密切联系:江河纸业“下属分厂”--广源纸业院内的化工厂,曾在两年生产、偷埋化工废渣被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查处并后,搬迁到江河纸业的老工厂最后一排车间继续生产,并违法处置化工废渣。

  此外,江河纸业官网一则名为“2015五一职工运动会风采榜”新闻中的名次排行榜上,则出现了广源纸业的职工,而其他获人员或来自江河纸业某个具体部门,或来自江河纸业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工商登记信息,澎湃新闻发现智辉科技与江河纸业的关系也不一般:两者登记住所一致,甚至后者一名股东兼董事,和智辉的代表人同名同姓,都叫林彦辉。

  决定书显示,检察院曾发现原的事实与案件事实不符,并根据查明事实,将江河纸业因张文奇举报受到的经济损失从70余万元变更为82余万元。相应地,检察院提交了新的司法鉴定。

  据王振宇介绍,这份新的司法鉴定由武陟县委托河南中财德普会计师事务所完成。鉴定结论指出,南京人民印刷厂曾于2015年与江河纸业分别签订了一笔购销合同,后因张文奇企业违法信息而暂缓订单。根据江河纸业的毛利率40.73%计算,公司损失金额达82余万元。

  王振宇曾向武陟县申请,邀请中国大务会计研究中心主任张苏彤作为“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对该司法鉴定提出意见。

  4月18日,张苏彤向澎湃新闻阐述了他在庭审中表达的意见:武陟县人民检察院提供的重新鉴定意见书的“性与客观性令人怀疑”,形式要件、鉴定对象的确定和损失额的计算过程均存在“严重问题”。

  据张苏彤介绍,根据司法鉴定的基本原理,司法鉴定只能对已经发生的事实进行鉴定。而该案中鉴定人将江河纸业的客户“暂缓订单”等同于“取消订单”,犯了将“未实现损失”做为鉴定对象的重大错误。

  此外,他指出,该鉴定对江河纸业经济损失的计算也了基本的财务常识:鉴定人用高达40.73%的“毛利率”(远高于同行业同类产品的平均利润水平)计算暂停订单商品的利润损失额是错误的;毛利润并未扣除企业必须要的各种税费,以及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不能客观地反映商品销售的实际获利水平。

  武陟县人民检察院的中显示,张文奇是上海吉康生化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吉康生化”)的工作人员,他举报三家企业的动机为“为获取利益”。

  王振宇表示,首先张文奇的所有供述稳定、一致;其次在其单位领取的是固定工资,与单位绩效并不挂钩。张文奇还曾在警方讯问中明确表述,单位领导对其2015年5月贴的行为不仅不存在,还曾进行过劝阻。因此,王振宇认为张并没害他人商业信誉的主观故意。

  企业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被举报的三家企业--江河纸业、智辉科技、广源纸业的经营范围多与纸制品有关:江河纸业制造机制纸及纸板,智辉科技销售造纸用化学品、生产纸制品,广源纸业制造并销售纸品;相较而言,上海吉康生化显示的经营范围更广,不过其中包含相似业务“纸制品销售”。

  对此,王振宇认为,张文奇所在企业与被举报企业之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需要依据企业的市场份额和客户分布来判断,而目前“没有可以证明(两者)存在竞争关系”。

  4月18日,张文奇的哥哥告诉澎湃新闻,张文奇毕业于南京化工大学(现为南京工业大学),熟悉化工行业以及化工污染。

  据界面新闻报道,张文奇的同事曾介绍称,张文奇在公司从事的是化学品销售的工作,自2011年左右,曾频繁前往河南省武陟县出差,熟悉被举报的企业。后来,张文奇慢慢发现,企业存在偷埋废料、造成地下水污染等问题,并称其“跟这几家企业杠上了”。

  针对近日备受争议的“损害商誉罪”案件,盈科律师事务所(广州)合伙人律师马锦林向澎湃新闻表示,“张文奇案”中的嫌疑人是否故意凭空并了虚构的事实、是否给被举报的企业造成了重大损失、企业的损失与嫌疑人举报之间是否具有关系等问题尚未有;但即使损害了企业的名誉权,企业应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自己的权益,鉴于刑法的谦抑性,不应轻易追究举报人的刑事责任。

  “举报行为从表面上看于企业的商誉,但真实的披露及监督有利于对企业及其产品的正确评价,有利于企业纠正自身的违法行为,不仅不是损害他人商誉的违法行为,而且还是对社会有益的行为。”马锦林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栏目热点
    精彩推荐